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抵汉 运送医疗人员和物资
来源: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抵汉 运送医疗人员和物资发稿时间:2020-04-01 17:57:47


斯蒂芬·冯·达塞尔,图源:德国《图片报》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当天晚些时候,达塞尔还在柏林政府网站发公开信,再次就自己“故意感染病毒”言论的作出解释:感染病毒并不是“自愿的”,而是“不可避免的”。他写道,在女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自己必须居家隔离14天。“因为我们没有其他住处,而她已经感染,我也可能被感染,也不可以去酒店或者搬去朋友家,所以一起隔离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而伦巴第则采取了一种更保守的防疫方式。到3月20日,意大利施行最严厉封锁的前一天,该大区实际检测人数只有维内托的一半,并且不检测无症感染者,在追踪病例、家庭隔离和监测上的资源投入也非常有限。伦巴第的防疫思路是“以病人为中心”,维内托的政策则是针对性很强的“以社区防疫为中心” 的传染病流行防控模式。

在公开信中,达塞尔还提到自己在隔离期间也通过电话和邮件继续工作。

该团队基于意大利的重症患者人数推算,到3月6日时,意大利全国可能已有60%的人接触过新冠病毒。不过,古塔普团队没有明确给出解释,是否60%的人获得抗体就意味着可以实现“群体免疫”。

作为意大利“一号病人”来源地,伦巴第大区拥有更高的人口密度,在疫情初期面临的形势也比维内托更恶劣。但一些专家指出,两个大区在面对社区传播时做出的不同公共卫生决策对疫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对此,达塞尔解释说,在一个家里生活,“几乎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两星期而不被感染”。他认为,长期目标也应是让人们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能力。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对此,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关键并不是纠结于具体的“群体免疫”所需比例,而是“如果人群中有存在免疫的人,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会变得比较小。免疫人群越多,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